新店装修开业,前三天8折优惠


   老家的宅基地比较宽敞,除能盖一个宽宽阔阔的院落外,还有大片的空地,这可是做菜园子的好地方。我家也是如此。母亲因地制宜,在空地上,让父亲盖了三间猪圈,猪圈的边上,便开辟了一片菜园子。这样一来,猪粪可以作为肥料直接供应菜园子,为蔬菜生长提供充足的养分。
  菜园子里的蔬菜很丰富,有常见的西红柿、黄瓜、豆角和辣椒,还有一些时令蔬菜,像苋菜荆芥和芫荽。先是一垄垄的小苗,后来渐渐长大长高。只有黄瓜需要搭架子,顺着架子到处爬。
  
  夏天来临的时候,也是蔬菜收获的时节。菜园子里绿油油的,红彤彤的,煞是喜人。
  
  在西瓜没有成熟之前,小孩子们除了偷点桃和杏吃,大部分的吃食就在菜园子里。那时候,还不时兴打农药,施的是农家肥,干净环保,所以,在菜园子里摘的瓜果根本就不用洗。酸酸的西红柿,脆脆的黄瓜,随手去掉上面的泥,来回捋捋毛刺儿,就放在嘴边咬。那种新鲜,那种酸甜,那种生脆,是来到城市以后不曾有过的感觉。那时西红柿结得多,随便种十几棵,成熟的时节,每次都能摘大半篮子。拿回家之后,洗洗,切成块状,拌上白糖,又酸又甜,十分美味。
  
  夏天里,母亲爱做的中午饭便是捞面条。母亲手擀的面条,又细又长又劲道,下锅时,扔一把苋菜进去。煮熟之后,放在凉水中,白的面,绿的菜,清的水,煞是好看。
  菜呢,则是西红柿、豆角加鸡蛋,红绿黄搭配,味道很好。当然,蒜泥也是不可少的。把面条捞进碗里,浇上蒜泥拌拌,再舀一勺菜放上面,满满一大碗。狼吞虎咽,三下五除二便是一碗,至今想来,仍要流口水。母亲爱吃辣椒,在她的影响下,全家人也都爱吃,做捞面条的时候,母亲总要单独炒一碗青辣椒,每人夹上一筷子配着捞面条吃,虽辣得满头大汗,却也相当过瘾。
  那时候,大家都很穷,没什么钱,像吃菜,宁愿凑合也不会上街买。在菜园子里,随便掐几根青菜下锅,配上自己擀的面条便是一顿饭。荆芥和芫荽都是生吃的,面条做好后,放点荆芥和芫荽,味道顿时感觉不一样。夏天的菜园子,像聚宝盆,源源不断地供应着农家的餐桌。
  来到城市以后,住在小区里,不可能有菜园子。虽然菜市场的蔬菜应有尽有,但我还是怀念那时的菜园子。在毒太阳暴晒下,风轻轻地吹着,满头大汗的我突然就闯进菜园子,摘下一个又大又红的西红柿,大口吃起来。旁边是我家的院落,静默着,只有烟囱里,炊烟袅袅升起。母亲又在做捞面条了。那是怎样美丽的风景,怎样幸福的时光啊!

シェア:
オンラインでタピオカを予約する
お名前
*
連絡先
*
注文杯数
*
好み(氷の量、甘さ)
*
検証コード
 イメージを変更
*
提交
TEAMO茶嚒